嘿嘿连载

嘿嘿连载 为了不让桃花坞的桃树,被擂台上的比试伤到,道门几个大能,又加持了某些隔断道法。

谷令则跟于雼打得不过瘾,可是,她站在台上,却没人愿意向她挑战。

再去挑战别人?

望到哪,哪个修士眼神躲闪……

真是好没意思。

跟这群不敢使全力的人打,是提升不了自己的。

她慢慢走下台,慢慢向桃林深处走去。

很多很多年前,卢悦其实也想在擂台上,跟人印证剑法道法吧?

可是,那时候,她受伤了,没机会。

现在……

谷令则抚了抚眉心,逍遥门属于妹妹的魂火,已经被她重新用命魂续燃了,就温养在这里面,她可以肯定,妹妹的神魂没有被灭,只要找到她,她就可以让她重新活过来。

哪怕……

粉嫩脱俗少女玲珑迷人

谷令则闭了闭眼,哪怕她把这具身体让出来,她都不要她死。

真正该死的人,有的是,凭什么要让不该死的人死?

谷令则眼中厉光闪动,连吸数口气,才压下翻腾不休的杀念!

“哗啦啦……”

一阵风来,谷令则突然望向左前方两百米远的一颗桃树。

天潒一下子不敢动了。

天涵三个生死相依的伙伴,陨在魔星卢悦手中,现在她死了,可她还有师门,还有无数同门,还有个双胎姐姐。

他想给伙伴给族人报仇,所以偷偷潜入桃花坞,却没想到,刚刚跟上仇人,就让她发现了。

不过,她真的发现了吗?

会不会只是单纯地看树?

看到谷令则的眼睛微微撇过,他轻轻地往旁边移了移……

没动静?

好!

他又移了移。

怪不得世人都说,这个仙子样的人物,因为卢悦的死,心性方面出问题了。原来不仅对人能下杀手,对一颗树,也能因为心气的不顺,而用眼光凌迟。

那种冰冷不含一丝感情的目光,都快比得了主上了,天潒抹了把汗,发现她的眼睛没再跟着的时候,彻底松了一口气。

“令则!”

洛夕儿远远喊她,“今天的挑战,我也结束了,我们……手谈一局吧!”

她现在简直不敢让谷令则一个人呆着,因为每次她一个人呆了几天出来,眼睛里的寒意和杀气就越重。

那种愤世感,比卢悦当初有过之而无不及。

洛夕儿很心痛,一个朋友已经不在了,她不能看着她,再落进无尽的心魔里,受尽煎熬痛苦!

要她说,谷令则根本不能来灵界,这里是卢悦陨落的地方,这里的坊市,也是她最后一次现于人前的地方。

“没什么意思!”

谷令则破天荒地迎向她,“我们去坊市溜溜吧!”

坊市?

洛夕儿咽了一口吐沫,前天,她们在坊市闲逛,结果越走身边越没人,好多修士,都无端端地被这人满是杀意的眼睛骇住。

“我们……”

她正要反对,说只逛桃花坞的时候,就见谷令则双目一厉,两手一挥间,直扑右前那棵桃树。

“咔咔咔……”

一大坨的冰~把空气都冻住了,可是冰里面慢慢现出的俊逸男人,让洛夕儿更为吃惊。

天潒一幅惊恐样,他实在没想到,在他放弃刺杀的时候,居在会反被刺杀对象,冰封住了。

看到里面的俊逸男人,谷令则的眼睛带了一丝血红,“是不是……是不是你们?”

天蝠可以变幻成人形,万一是它们变幻成哪个熟人,阴了妹妹呢?

而且,若不是天蝠在坊市报复性杀人,卢悦也不会受人异样眼光,也不会不等画扇前辈,就离开坊市。

滋滋……

巨冰在旋转,天潒的脚,转瞬间,被磨成了冰粉,可哪怕痛得想晕过去,在冻住的冰中,他也晕不了。

他想说,不是他,可是嘴巴也被冻住了,说不了话。

“是你们是你们,都去死!”

巨冰旋转磨粉磨得更厉害了,洛夕儿忙用灵力,帮着止了一些,“令则,冷静冷静,我们冷静好不好?”

这些天蝠背后有个主上,他不允许有被活捉的八阶手下,难得谷令则活捉了一个,封在冰中他没办法自爆,怎么能错过查问?

“他们手上也许有卢悦的线索,不能让他死得太便宜了。”

洛夕儿带着灵力的大叫声,让谷令则的手抖了一抖,巨冰停止旋转。

她转头望向听到动静,急速赶来的十数人,“长白前辈,我把它交给你们了。”

长白点头,看向地面红乎乎的血冰,血冰中磨出的粉,没什么骨头,显然被冰封住的男人,确实是只天蝠。

“我会尽力。”

他朝两个执事挥了挥手,亲自加持灵力到巨冰中,“你们……没事回去休息一会吧!”

谷令则的状态很不对劲。

甚至连看他的时候,都有一丝控制不住地杀气,长白怀疑再让她这样在外面行走,万一被什么没眼睛的人冲撞了,又会引发一场血案。

“我们不回去。”

楚家奇看出谷令则的不愿意,心中很有些黯然,“我陪你进桃林走走。”

师妹已经不在,谷令则不能再出事了。

“池师兄、苏师姐,你们陪长白前辈一起吧!”

一起两个字,被楚家奇咬得很重,他不相信联盟,这些混蛋,应该保证师妹的安全,结果却眼睁睁地看着她就那么走了。

天蝠虫真正祸害的是灵界,看到虫,难不成都不杀吗?

这些个大佬,却眼睁睁看着人家反报复,只在事后看住坊市管个屁用。真正有心的,当天就应该注意到这一点,不给天蝠可乘之机。

楚家奇知道谷令则恨什么,他也恨,恨得想揭人皮,吃人肉,可是……可是想是一回事,做……,他们全都做不到。

心中还有那根叫做理智的弦,现在看来是个坏蛋,但不管是他,还是谷令则,他们都不能由着自己的心……去祸害秉持了这么多年的道心。

让池溧阳和苏淡水这两个护短的狐狸跟着长白,最起码有什么事,他们可以第一时间知道。

谷令则转身,再次慢慢往桃林深处去。

“我想一个人呆着,楚师兄不必跟着我。”

“如果卢悦看到你这样,她会伤心的。”

“会吗?如果会,我会让她看到……,我想让她看到……”

Tagged